東京奧運馬拉松賽道出爐

自從設樂悠太在今年初以破日本紀錄時間,取得東京馬拉松第二名和一億日圓獎金之後,日本國民對在2020年東京奧運爭金奪銀的信心大大增加。事隔三個月,東京奧委員在最近公布了男女子馬拉松賽道(圖),讓跑手們可以提早籌劃比賽策略。

田徑新例再掀歧視風波(下)

上期提到,國際田徑總會在2011年要求患有雄激素過多症的女運動員,必須將其血液內睪酮含量降至每升10納莫耳以下,否則不能參賽。四年之後,印度短跑運動員Dutee Chand不服田總的規定,要求國際體育仲裁院介入。仲裁院要求田總在兩年來提供更多理據,證明高睪酮含量為女運動員帶來明顯優勢,其間田總需要撤消2011年的規定。

田徑新例再掀歧視風波(上)

國際田徑總會在4月底宣布,有意參加女子組國際賽事的運動員必須符合三個條件:一、法律承認為女性或間性(intersex);二、血液內睪酮含量不得高於每升5納莫耳,如超過,需使用藥物或其他方法降低睪酮含量,並保持連續6個月低於上限;三、此後無論任何時候,運動員必須一直將睪酮含量保持在每升5納莫耳下。今次規例由11月1日起生效,但只適用於400米至1,600米賽事(包括跨欄)。

川內優輝:「我要死而無憾」

有睇開本欄的讀者都知道,孖九是日本「市民runner」川內優輝的忠實粉絲。過去數年,這位在埼玉縣高中打工的公務員在日本的長跑賽事幾乎戰無不勝,靠「副業」成為報章雜誌的頭條常客。川內的名字雖然在日本家傳戶曉,但直至上星期一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他才在海外迅速走紅。 

Serena Burla——活著是一份禮物

提起跑步比賽,著眼點經常落在完賽時間、排名、配速等等數字上,忽略了數字背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跑手日積月累的訓練和人生經歷,可能反映在這堆數字上,但這並不是她的全部。以美國長跑運動員Serena Burla(圖)為例,她的履歷表上包括4屆美國半馬錦標賽取得三甲、3次代表美國出戰世錦賽等等,一看便知道Burla是精英跑手。但令孖九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她的成績,而是當中的過程。

1 2 3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