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著布魯克林跑

搬來紐約已經一個月了。剛抵埗的時候,人生路不熟,住在紐約的朋友都熱心地幫孖九找個落腳地。住在曼克頓的友人甲說:「這裡近中央公園和赫遜河畔,最適合你跑步。」皇后區的乙兄指:「曼克頓人多,這裡寧靜得多,又有唐人街方便你買餸。」孖九睇樓睇了一個星期,最後選擇夾在甲和乙中間——布魯克林。

日本「馬拉松之父」金粟四三(一)

是什麼原因讓日本的跑步文化遍地開花呢?是什麼東西吸引全國上下四分份一人口,每年在元旦翌日蹲在電視機前五、六個小時,觀看大學跑步接力賽「箱根驛傳」直播呢?假如大家想瞭解日本的跑步文化,一定要先認識一位播種人︰金粟四三。

田徑界的「黑色」星期一?

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orld Anti-Doping Agency)上周一發表調查報告,指俄羅斯的田徑運動員廣泛使用禁藥,政府不僅知情,甚至還派情報人員做「幫兇」。調查人員建議取消俄國參加里約熱內盧奧運和其他國際賽的資格,並罰2012年倫敦800米金牌得主Mariya Savinova(圖)及另外4名田徑運動員終生停賽。

民主馬拉松勿忘初衷

長跑講求耐性,無論腳痛頭暈胃抽筋都好,重點是一步一步地前進,不受任何雜念和問題影響而感到迷失。在這場漫長的民主馬拉松上,途中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擾人心智的雜音,但跑友最緊要認清當初走在一起的原因。正如獅子山banner所寫一樣,大家的共同目標只有一個︰我要真普選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