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亞侍應

1667919

紐約馬拉松在11月初結束,美國媒體報道的焦點有兩個:Shalane Flanagan壓過來自肯尼亞的三屆冠軍Mary Keitany勝出賽事,成為40年來首位贏得紐約馬拉松的美國人;42歲的美國跑手Meb Keflezighi選擇在紐約為職業生涯劃上句號,結果以第11名衝過終點。至於列入男女子組三甲的其他5名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選手,只被輕輕帶過。

美國媒體的受眾是當地讀者,更何況「非洲跑手勝出馬拉松」的消息無日無之,報道以美國人作切入點不難理解。但有趣的是,翻開肯尼亞的報紙,最熱門旳新聞既不是男子組的冠亞軍Geoffrey Kamworor和Wilson Kipsang、亦不是女子組亞軍Keitany,而是第17名的John Metui。

話說肯尼亞由不同民族組成,人口最多的基庫尤族(Kikuyu)和盧希亞族(Luhya)傳統上以務農為主,目前肯尼亞的商界和政界骨幹,均由這兩大民族組成;第三大的卡倫金族(Kalenjin)在裂谷高地(Rift Valley)聚居,大部分的肯尼亞跑手都來自此地區;而至今仍然保留遊牧傳統的馬賽族(Masai),則佔肯尼亞人口約2%,26歲的Metui正來自這個民族。

馬賽族人遊走於肯尼亞和坦桑尼亞邊境之間,以打獵和畜牧維生,與獅子、犀牛和長頸鹿等動物共同棲息。根據馬賽族的古老傳統,年輕男姓需要用標槍殺死一頭獅子,以證明能力。不過由於獅子面臨絕種危機,當地保育團體Maasai Wilderness Conservation Trust隔年舉辦一場「馬賽人奧運會」,鼓勵他們減少殺生,改為以體育方式保留傳統。其中800米和5千米賽事的獎品尤其豐富——冠軍將會獲贊助,飛到紐約參加馬拉松。

Screen Shot 2018-02-03 at 11.21.12 PM2016年,Metui透過該渠道贏得紐約馬拉松的入場券,並以2小時55分完成他的第一場42公里比賽,成績雖然不錯,但與精英運動員相比還有一大段距離。回到肯尼亞後,Metui在保育團體幫助下謀得一份侍應工作,本打算結束短暫的跑步生涯。直到今年5月,Metui在餐廳遇上一位捐款人,表示願意贊助他再到紐約參賽,Metui才在公餘時間開始操練。

受主辦單位邀請參賽的跑手,號碼布通常是個位或雙位數字,起跑時間較早,他們的對手通常只有數十名實力相若的跑手。比賽當日,Metui掛上毫不顯眼的「19568」號碼布,奇蹟似地超越數以千計的參賽者,以2小時23分時間衝過終點,一下子成為馬賽和肯尼亞英雄。

雖然Metui能否殺死獅子仍是未知之數,但在全球最大的馬拉松中取得如此驕人成績,相信無人會質疑他的能力吧?

(原文在2017年11月24日刊於am730)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