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馬拉松之父」金粟四三(二)

金粟四三-4

(接上篇

可惜事與願違,連日來的舟車勞頓、水土不服加上缺乏比賽經驗,令三島和金粟負上沉重代價。率先出戰的三島在100米和200米的分組賽中均敬陪末座,400米項目雖然進入決賽,但卻因為腳傷而棄權。望著隊友離開運動場,金粟肩上的擔子登時變得更加沉重。

馬拉松比賽當日的氣溫高達攝氏32度,金粟跑到大約27公里處便因為體力透支而倒下,在附近的村民照料下才漸漸恢復知覺,黯然退出比賽。這一年的馬拉松共有69人參賽,但僅有35人完成賽事(2),而且就在金粟不支倒地的數公里外,發生了奧運馬拉松史上唯一一次人命意外,比賽的難度可想而知。(3)現在看來,三島和金粟表現失準當然是情有可餘,但在當時要取得國民的諒解並不容易。本地傳媒在一年前還對二人讚不絕口,但當知道他們的表現強差人意後,筆鋒一轉,毫不留情地對他們口誅筆伐。

「面對旁人嘲笑,也就以笑回應吧。」

換著是其他人,可能從此就一沉不起,淡出運動舞台。但三島和金粟二人卻將羞辱轉化為力量。當時二十六歲的三島對金粟和同行的團長嘉納發誓,四年後在德國柏林舉行的奧運會一雪恥辱。三島說完後,連閉幕儀式也沒有出席便直接從斯德歌爾摩前往柏林考察比賽場地,並在半年後帶著當時歐洲最新的運動用品回國,提升日本的「戰鬥力」。

至於金粟呢?馬拉松比賽翌日,他在日記裡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一日。失敗乃成功之母。面對旁人嘲笑,也就以笑回應吧。 就像雨降之後,鬆軟的地面終會變得更牢固一樣,終有一日,我會抹去這份恥辱。」(4)

有云「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日本跑步歷史的第一章黯然落幕,但亦因為這一次挫折,揭開了日本跑壇走向世界的新一頁。

(接下篇

  1. http://www.jubileumsmarathon.se/start/content.cfm?Sec_ID=2064&Rac_ID=170&Lan_ID=3
  2. 葡萄牙代表Francisco Lazaro為了防曬而將蠟塗滿全身,結果因為無法排汗而導致分泌失調,跑到30公里左右倒下,送院後證實不治。
  3. 後藤正治,「無欲の情熱家が蒔いたひと粒の種」。「Number Plus」雜誌,2014年1月號,98。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