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士唐跑山風波

Lance-armstrong

(原文在2015年12月24日刊於am730)

2015年的跑壇似乎離不開禁藥醜聞:先是6月份著名教練Alberto Salazar被指安排運動員服食禁藥;然後是上月中世界反禁藥組織發表報告,指俄羅斯田徑隊廣泛使用禁藥,建議取消該國出席奧運的資格。正當看官以為爭議將暫告一段落的時候,上星期又傳出風波,而且當事人不是別人,而是禁藥史上大名鼎鼎的岩士唐( Lance Armstrong)。

關於岩士唐的背景,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隱瞞服藥習慣逾10年,期間7次奪得環法單車賽總冠軍,最後不認不認還需認,在2012年被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罰終身停賽。但岩士唐引起的爭議並沒有因此而結束,事關USADA發出的禁令只限於當局監管的賽事,亦即是傳統單車、三項鐵人和田徑(包括馬拉松)等比賽,絕大部分跑山賽屬於「無王管」範圍。

無論跑山也好、踩單車也好,享受運動是每個人的自由,跑友對此均無異議,但假如由有服藥前科的運動員勝出賽事的話,大家就有不同看法了。本月13日,岩士唐在美國加州一場名為《Woodside Ramble》的35公里跑山賽中勝出,旋即在社交論壇掀起新一輪岩士唐風波。有跑友批評大會讓岩士唐參賽,等於讓作弊者剝奪其他跑友爭取較高名次的機會,應該禁止岩士唐踏足越野跑壇。

對此,《Woodside Ramble》的主辦人表示岩士唐只是一名普通的跑手甲,大會一視同仁,既沒有宣傳他的存在,亦沒有給他獎金——就連獎牌和T-shirt也沒有。大會認為,岩士唐沒有資格以精英運動員身份競賽,但應該有享受運動的權利。支持岩士唐的人亦說,人總有錯,假如岩士唐洗心革面,何不寬容一點呢?

Screen Shot 2015-12-24 at 10.05.36 PM換句話說,一方認為「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另一方認為「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退一步想,這些只是口同鼻拗的道德判斷,無助越野跑壇的發展。跑山風氣在近年愈趨流行,個別比賽更像馬拉松般設有豐厚獎金,造就了一批依靠跑山「搵食」的精英運動員,但真正的問題是越野賽普遍未跟上這股趨勢,引入職業運動賽的藥物測試和處分制度(UTMB等極少數國際越野賽除外),打擊少數為求勝利不擇手段的害群之馬。按照現在的規例,岩士唐參加跑山賽並無不妥,怪只怪主辦單位沒有白紙黑字列明參賽條件。對於今次引起的風波,當事人岩士唐表示,他跑步不為名利,純粹是因為喜歡跑步,未來打算繼續參加越野賽事。

假如此話當真,岩士唐大可藉此機會以身作則,以過來人身份在越野跑壇推廣反禁藥運動,相信以他的名氣將會事半功倍。與此同時,他亦可以提出以「陪跑」身份參賽,放棄在比賽中取得的名次,以免在勝出時招來白眼。這樣的話,誰也不會對他再有怨言吧?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