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想—肯尼亞襲擊

Photo credit: EPA/DANIEL IRUNGU

孖九平時在本欄總是風花雪月無厘正經,但今期想特別借一借欄位,與讀者分享一個heavy少少的個人經歷。說過在2013年9月,孖九首次到訪肯尼亞,準備參加一場名為《Amazing Maasai》的慈善超馬。比賽前一個星期,孖九在首都奈洛比閒逛,偶爾走進了市中心商場Westgate頂樓的咖啡店。1小時後,商場地面傳出震耳欲聾的機關槍聲和爆炸聲,咖啡店內的顧客滿臉驚恐地逃到外面的露天停車場,當時停車場內正舉行親子烹飪比賽。

數分鐘後,離孖九不遠處傳來第二輪槍聲和爆炸聲。這時停車場已擠滿百多人,孖九見到有人爬上大廈外牆,從商場三樓的天台,跳到傍邊大廈二樓的平台逃生。當時孖九依樣葫蘆地逃離現場,在起跳前一刻,孖九聽到牆下有女孩問:「媽媽,發生甚麼事?」母親安慰她:「別怕,待會就沒事了。」

後來孖九知道,這場襲擊,是索馬里軍事組織「青年黨」(Al Shabab)對肯尼亞政府的報復行動,造成67死,170多人傷;再後來又知道,在孖九跳樓逃生後數分鐘,他們走近烹飪比賽現場亂槍掃射,死傷者包括小孩。假如走遲一步,喪命的會否是自己呢?那位女孩和她的母親,最終又是否安然無恙呢?每次想起這些問題,孖九都寢食難安。

雖然孖九僥倖地死裡逃生,但卻絲毫不感到高興,反而痛恨自己只顧逃命,完全沒考慮過對其他人,尤其是小孩,伸出援手。孖九當然知道,逃走的時機千鈞一髮無暇細想,就算留下來,亦可能救不了任何人,但這份罪疚感仍然令孖九難以釋懷。事隔一年半,孖九忙於適應澳洲的環境和跟上學業,暫時忘掉了肯尼亞的經歷,直至兩星期前讀到一宗新聞:「青年黨成員闖入肯尼亞東北部大學……殺害147人,至少79人受傷……」

Screen Shot 2015-05-13 at 8.11.20 AM當年差點把孖九殺害的同一個組織,今日繼續以同樣方法,傷害同樣無辜的人;當年觸發襲擊的外交和軍事問題,到今日非但毫無寸進,還造成更大傷亡。為甚麼自己甚麼忙也幫不上呢?一年半前的不快經歷如排山倒海般湧來,沉重的無力感將孖九壓得無法自拔。

翌日清晨,悉尼下著一場滂沱大雨,所有人均避免外出活動,但孖九有一股強烈的意欲走進山林。因為孖九知道,只有透過雙腳才能抒發心中的抑壓情緒。早上10時,孖九走進悉尼市郊的Lane Cove National Park,展開了一場與大自然的單獨對話。在這裡,孖九終於走出了肯尼亞襲擊的陰霾,並再次發現熱愛跑步的原因。(待續)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