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與民主

圖片來源︰http://goo.gl/Wq8DHB

圖片來源︰http://goo.gl/Wq8DHB

孖九在過去兩星期每日釘在電腦前,一時對警察動武感到又驚又怒,一時又為香港人連示威都乾淨和有禮貌過人而發出會心微笑,總之由朝到晚心緒不寧。若非因為工作原因不得不留在東京,孖九早已飛奔回港,盡微力支持佔中,哪裡還有心情繞著世界跑?

但太陽還是依舊升起,跑步專欄還是要寫。就在這個時候,功能強大得令人可怕的Google失驚無神在廣告中推薦孖九閱讀由哥倫比亞大學歷史教授Richard Billows寫的《Marathon: The Battle That Changed Western Civilization》, 一讀之下才發現馬拉松和民主兩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話題原來有莫大關係。

Screen Shot 2014-10-23 at 12.44.29 AM《Marathon》一書,講述公元前490年於希臘城市馬拉松發生的一場戰役。當時所向披靡的波斯帝國向西擴張,派兵由水路出發,準備攻下馬拉松後長驅直進拿下雅典。另一邊廂,就在波斯軍進犯前大約18年(公元508年),雅典創立了歷史上最早出現的民主選舉。當地推行政改,廢除了多年來由貴族代代相傳的小圈子制度,由公民選出領袖處理政務,自此雅典的經濟、文化和政治發展愈趨興盛。

Billows寫道,民主制度令每個雅典人覺得社會是屬於他們的,因此保家衞國人人有責。當地軍隊由公民自發組成,連軍備也是自掏腰包。當雅典人得知波斯大軍壓境後,在馬拉松高處築起防線。據說雅典軍的人數只有波斯軍的一半,但由於佔有地利,波斯軍亦不敢輕舉妄動,雙方僵持了兩日兩夜。結果雅典軍成功誘敵深入陣地,然後從後包圍,打得波斯軍落花流水,後世稱之為「馬拉松戰役」。
Billows指,「馬拉松戰役」歷時不過兩小時,但卻改寫了此後2,500年西方文明的演變。他的論點是,假如雅典人戰敗,波斯帝國必定會推倒雅典的選舉制度,重返封建主義,那麼當時還處於起步階段的民主制度就不會在希臘落地開花,更不會在日後擴展至歐洲其他地區。

之後的故事,相信很多跑友也聽過了:雅典軍使者由馬拉松飛奔42.195公里回雅典,在報告戰勝的喜訊後氣絕而死。此事成為了今日馬拉松賽跑的藍本,但史家普遍認為這是歷史誤傳——當時返回雅典的,其實是剛剛在馬拉松打完勝仗的大軍,他們擔心戰敗的波斯軍繞道襲擊雅典,急急腳回城防守。真正的「馬拉松」其實發生在開戰之前,使者由雅典出發,翌日抵達250公里外的斯巴達,向驍勇善戰的斯巴達人求援。這段歷史造就了著名的超級馬拉松賽事《Spartathlon》,日後有機會再向大家介紹。

2,500年前,雅典人為保護正在萌芽的民主制度而戰;2,500年後,香港人為爭取未有的民主而「佔」。觀乎港府的態度,恐怕與學生的對話亦難有成果,民主之路很可能名副其實地演變為一場馬拉松持久戰。但無論如何,過去兩星期的佔領活動已經令更多人關心香港的未來。單是這一點,香港已先贏一仗。

孖九雖然身在異地,但精神上無時無刻為港人打氣。這份心情,莫非連Google也猜透了?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