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亞跑手在日本(上)—留學篇

(原文在2014年1月10日刊於am730)

園丁兄上星期在本欄介紹了以日本大學接力賽「箱根驛傳」為題材的小說《強風吹拂》,孖九今期接力,與大家分享箱根驛傳獨特的留學生現象。

每年的箱根驛傳進入第二區(21至44公里),先頭部隊裡幾乎毫不例外地可以找到肯尼亞跑手的身影。日本人稱第二區為「花之二區」,原因是該路段是全程218公里裡最平坦的一段,各校一般會派出隊中的王牌,百花齊放,爭相在比賽初段拉開與對手的距離。在速度上擁有壓倒性優勢的肯尼亞留學生,順理成章地成為這區的不二之選。

以上星期舉辦的第90屆箱根驛傳為例,山梨學院便在「花之二區」派出二年級生Enock Omwamba應戰。20歲的Omwamba來到日本僅僅一年多,便一口氣拿下了關東學界田徑賽1,500米、5,000米和10,000米冠軍,速度和狀態均無可挑剔。山梨學院近年的成績一般,去年箱根驛傳總成績排名第11,但在Omwamba出戰的第二區則排名第2,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山梨學院今年的如意算盤,是利用Omwamba的速度,將總成績躋身前10名,以取得明年箱根驛傳的自動參賽權。可惜事與願違,Omwamba在開跑後未夠10公里,便因為腓骨骨折而要由擔架抬出。隊友們雖然保持體育精神完成餘下賽段,但大學的總成績不被紀錄,今年年底又要與四十多間大學在預賽中「爭崩頭」,角逐參加明年箱根驛傳的9個名額。

箱根驛傳的留學生現象始於1989年,帶動這股潮流的正是山梨學院。當時山梨學院派出大會史上第一位肯尼亞人Joseph Otwori出戰「花之二區」。Otwori接捧時,山梨學院排名第8,但他一口氣超越7名對手之餘,還比第二名到達第三區的跑手快1分40秒。雖然最後山梨學院僅排第7,但在Otwori協助下成績一年比一年好,終於在1992年第一次贏得箱根驛傳冠軍。不過,Otwori的驚人實力亦觸發了一場持續十多年的「留學生是非論」,主辦單位關東學生陸上競技連盟最初指「找不到不讓留學生參賽的理由」,到2005年終於修改比賽規則,明文規定每隊最多只可以派出一名留學生。

大學畢業後,Otwori留在日本發展,加入豐田汽車的田徑隊開始其職業生涯,並不時介紹肯尼亞的同鄉到山梨學院留學,這些跑手後來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花之二區」的紀錄。2006年,Otwori不幸地在肯尼亞的一次交通意外中喪生,年僅37歲。山梨學院為紀念這位受盡師生愛戴的舊生,在運動場邊放置了一塊石碑,上刻「田徑部永遠的守護神」,這又是後話了。

下期續談在日本打工的肯尼亞選手。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