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筆記(一):不操練也是一種操練

photo (3)

(原文於2013年8月30日刊於am730。)

受傷是跑步者的敵人。

一班跑友聚會,當中總有人受傷患困擾。由背部肌肉到髖關節到腳底筋膜,幾乎所有部位的痛症,孖九身邊的跑友均有體會,關鍵只是何時轉移角色,輪到自己成為受害者。

孖九跑步三年以來,慶幸這位敵人從未到訪。但這股好運氣在今年四月參加環繞富士山的160公里賽中突然結束。症狀是跑步者常常中招的大腿外側近膝蓋位置發炎(ITB syndrome),康復時間足足花了三個多月,到最近才能慢慢恢復操練。
受傷時需要休息,而休息代表著減少甚至停止運動,這一點說來再簡單不過。但對於喜歡跑步,特別是孖九這種依靠長跑減壓的人而言,受傷有如晴天霹靂。

第一個反應是拒絕接受。受傷初期,休息數天後便嘗試慢跑,結果未夠10公鐘痛楚便浮現,15分鐘便開始舉步為艱。試過數次,結果也大同小異,孖九只好悻悻然作罷。每次見面,平常一起操練的朋友總會問起孖九的傷勢,心裡當然清楚他們是出於關心,但正因為情況沒有好轉,提問恍如在傷口上撒鹽,愈問愈令孖九心碎。

AM730-20130830無法跑步令孖九的意志消沉了接近一個月,直到朋友T的一句話把孖九點醒。T每周的跑量超過100公里,經常出國參加越野賽事而且名列前茅。T去年在西班牙一場230公里的比賽中勝出,但卻在賽事中弄傷了脛骨肌肉(Shin Splint)。傷患斷斷續續地困擾了T一個多月,他告訴孖九︰「我從受傷中學會了很多東西,其中一項,是發現原來不操練也是一種重要的操練。」

的確,長跑者除了需要耐力外,還需要耐性。前者可以透過勞力習得,但後者可能要靠經驗才能學會。受傷給予跑者聆聽身體狀況的一個寶貴機會︰何時可以挑戰體能極限,何時要停下腳步稍作休息。進退有序,時刻保持心境平靜,難怪有人說長跑與冥想有異曲同工之妙。

既然雙腳跑不動,便索性用空出來的時間動動腦筋,認真研究一下受傷的原因和避免方法。這一動分散了孖九的注意力之餘,更意外地為孖九帶來了跑步的新一層意義。下期繼續分享。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