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經濟學」魔法失效?

圖片來源︰clubt.jp
圖片來源︰clubt.jp

(原文刊於雅虎香港「世界時事雜誌」)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去年十二月再度上台,揚言要為振興日本經濟連發三箭。頭兩箭「大膽的貨幣政策」及「 靈活的財政開支」有板有眼,股市和日圓在轉眼間回復至2008年水平。可是到了安倍在六月初發出「刺激私人投資的成長策略」,這支理應是對日本未來經濟最關鍵的一箭的時候,股市應聲下跌,日圓匯價反彈。多個月來令市場亢奮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難道只是曇花一現的經濟魔法?

在截至今年三月份的財政年度,大部份日本企業的盈利倒退、打工仔凍薪、核心通脹(撇除新鮮食物)在0%水平徘徊……無論橫看豎看,日本經濟距離「復甦」二字還相去甚遠。然而投資者一於少理,僅僅憑著對安倍的政策和經濟復甦的期望,日經平均指數在不足五個月內升五成,大型企業的股票漲停板只是等閒事;而日本央行多年來束手無策的強勢日圓,兌美元匯價在同期亦貶值兩成。這個「已發展國家」的金融市場,波幅比所謂的「新興市場」還要大。

金融市場對經濟「未出發先興奮」本無大礙,問題是日本經濟最終是否如市場預期的劇本一樣,脫離通縮魔咒。過去兩個多月,日本經濟的確冒出了難得一見的綠芽。在日圓貶值支持下,支撐經濟的出口企業紛紛預期未來一年的盈利將大幅增加,蝕本多年的公司則有望轉虧為盈;每年三月,各行各業的工會為薪酬而與僱主討價還價的「春季生活鬥爭」運動,今年亦有商有量。雖然人工繼續零增長,但花紅卻有所上升;上星期,日本更將第一季的經濟增長由原來預估的3.5%,上調至4.1%,幅度超越經濟學家的預期。以上種種均在安倍上任後發生,何故投資者在他的經濟增長方案出台後,反應如此消極呢?

新意欠逢的成長策略

安倍的如意算盤,是透過貨幣政策和公共開支,一方面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資金,另一方面由政府投資拋磚引玉,然後用「成長策略」改善營商環境,鼓勵民間企業從銀行借取低息資金,擴張業務。三箭合一,達到經濟增長3%和通脹2%的目標。

可是經歷了十多年通縮的中小企業對復甦半信半疑,增聘人手和借貸時步步為營;同時間,國民的基本入息未有增加,但卻先嚐到通脹的苦頭。受到日圓回落影響,入口商品紛紛漲價。漁民、貨車司機甚至公共浴場的店主投訴燃料價格急升增加成本;家庭主婦埋怨油、鹽和麵粉等日常開支增加。換言之,雖然金融市場在安倍的第一和第二箭推波助瀾下表現亢奮,但民間並未感受到經濟好轉。

企業和國民寄望安倍的第三箭能實實在在地改善眼前的經濟環境。然而,安倍公布的成長策略「Japan is Back」,不單名稱與前任首相野田佳彥的「Japan Revival Strategy」、菅直人的「Scenario to Bring Back a Lively Japan」和鳩山由紀夫的「New Growth Strategy」一樣欠缺新意,部份內容更與自己在六年前提出的大綱似模似樣。方案內充斥著「十年後人均所得增加150萬日圓」、「七年內增加女性就業率至73%」、「五年內與70%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議、「設備投資在三年內回復至每年70兆日圓水平」等等需時三五七年、似有還無的承諾。日本在過去六年換了六位首相,每位首相無不重蹈「定下中長期目標,然後在短期內下台」的覆轍。立竿見影的措施例如所得稅減免、延遲執行增加消費稅等,安倍均未有明言,只是表示會留到秋季再檢討,難怪市場對成長策略感到失望。

參議院選舉雪前恥

過去多屆政府的中長線藍圖背後,縱使真的有協助日本產業重奪競爭力的妙法,但政治亂局、地震海嘯、金融危機等一連串天災人禍令這些願景全部胎死腹中。過去六年在任時間最長的野田佳彥,履新一年三個月後便下台;而安倍的第一屆任期剛好就是365日。

2006年九月安倍首次出任首相,選擇了一批親信出任閣員,被傳媒戲稱為「朋友內閣」。結果接二連三的醜聞耗盡了安倍的政治本錢,執政自民黨在2007年7月舉辦的參議院選舉中大敗,而安倍亦在兩個月後黯然辭去首相一職。根據當時讀賣新聞的調查,安倍的支持度在短短一年內,由上任時的70%,跌至最後僅得29%。

下個月舉行的參議院選舉將是安倍一雪前恥的場地。安倍今次二度拜相,顯然汲取了六年前的教訓。在管治班底上,安倍起用另一位前首相麻生太郎作副首相和財務大臣、前自民黨黨魁谷垣禎一作法務大臣,穩住黨內各派系;官房長官和日本央行總裁一職則分別交由理念一致的菅義偉和黑田佳彥出任,確保政策能順利執行。

今次並不一樣

為顧全選舉大局,避免歷史重演,安倍還對不少具爭議性的問題「改口風」,連修改憲法、為自衛隊正名這個掛在嘴邊多年的鴻圖大計,也表示可以容後再談。一輪苦心經營後,安倍的民望由上台開始一直保持在60%以上。讀賣新聞估計,按照目前的走勢,自民黨在下月的選舉中可望羸得超過四成的選票,而目前控制參議院超過三分一議席的民主黨的得票率將只有7%。

安倍上任頭半年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成功為自民黨控制眾、參兩院打好基礎。然而,近日金融市場的波動提醒安倍別開心得太早︰在下月再次取得選民的信心一票後,安倍的首要任務是證明「成長策略」這一箭並非無的放矢。安倍要說服國民和企業,日本經濟在他的引領下可以脫胎換骨;而他,亦不再是六年前突然以肚瀉為由,狼狽地退下政治舞台的日本首相。

延伸閱讀︰

In Japan, a Growth Strategy With Echoes of the Past: New York Times

紐約時報分析過去幾屆政府的經濟政策,發現內容大同小異。

Natto Makers to Public Baths Suffer in Abenomics Divide: Bloomberg

「安倍經濟學」在改善經濟前,未帶來入口通脹。由納豆生產商到日式澡堂均感到成本正在增加。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