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頭人》系列﹣釣魚台是誰的?

(孖九按︰何頭的文章寫在中國出現大規模反日示威之前。上面的網上取圖,應是攝於上月示威。)

孖九:

雖然我畢業於新聞系,但我得承認這陣子對本地新聞愈來愈厭惡。愈來愈的意思是指這種厭惡並非一朝一夕,但這兩星期全港報紙不分左中右都以保釣為頭條,對我這個港女而言跟趕客無異。

我這生於80年代的港女,不學無術懶讀歷史,實在不明白這塊釣魚台為何值得我們打生打死。上星期讀安裕先生和安徒先生,才稍為得知70年代華人保釣運動的歷史背景:當時正值敗走台灣的國民黨被「忠實盟友」美國「中出即飛」,暗示退出聯合國,共產政權沉迷文化大革命等小學雞內部打飛機悲劇。當國民黨地位不保,中共無心插手,美日立即私相授受將釣魚台劃給日本。那時台灣留美學生發動保釣,蔓延香港,更延點了學運的火紅年代。

可是,今天保釣意義跟70年代應該徹底不同了吧?當年的縱軸是反帝國主義,反對美日私相授受;橫軸是氣中台共產及國民兩黨的膽小怕事和顢頇無為,台灣被中出即飛,中共並邊緣化。今天台灣是朝氣勃勃的自由社會,中共是所謂人見人怕的全球大國,或者中共本身己流露著帝國主義的霸氣。我們在反甚麼?我們在支持甚麼?我看見的只有民族主義,或曰國族主義。

你知道的,我從不愛國,我對所有莫名其妙的歸屬感都有種說不出所以然來的戒心,別說保釣,連看奧運也如是(我忍不住抽離旁觀香港人為何為中國運動員歡呼)。不要對我說甚麼釣魚台「自古以來」是中國的地地,即是由中國換上日本也好,我心裡總是覺得這並不構成甚麼邏輯推論。社會科學訓練告訴我,民族主義並非「自古以來」的事,甚至是先有民族主義,才建構出民族這個想像出來的共同體。我知道,民族主義有好也有壞,但讀過這麼多打著民族之名的戰爭,我對民族主義這種莫須有的東西太感冒。我們現在不是說global citizenship嗎?如果是的話那保釣與否到底有多大意義?聽說釣魚台的水域蘊含大量石油資源,那應該是由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者和政府出面保衛吧,一班左傾的熱血分子為何對這些利益如此著緊?

《文匯報》和《蘋果日報》在同一天頭條,竟然不約而同以「勇士凱旋」起題。帝國主義中國正利用民間的民族主義,說他們不敢說的話,得罪他們不敢得罪的日本。當國內憤青高叫「釣魚台是我們的 蒼井空是大家的」,韓國的李明博總統也為今年大選重提獨島爭議,聽說日韓兩國外交的小學雞程度一樣叫人咋舌。

今次真的不好意思,你明明已離港在東京落地生根一個月,我亦無法跟你閒話家常,噓寒問暖一番。你還在適應以日文作為主要工作語言吧?我知道你非常努力,每天刨日文報紙,你能告訴我日本人和傳媒如何討論釣魚台和獨島嗎?

憤世嫉俗的何頭

2012年8月26日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