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頭人》系列﹣AV女優 VS AV女郎

由蒼井空(前排右一)領軍的惠比壽Muscats紅透大中華地區,聽說在歐美亦有不少粉絲。

何頭,

今次回信足足拖了一個多月,一切都怪妳。

在妳的鼓勵下,我花了0.99美元從App Store下載了加藤老師研發的遊戲「Gold Finger!!」,還悄悄地從書架的深處取出了老師在2003年出版的著作《體貼性愛秘技》,實行邊讀邊學邊玩。老師在書裡把「神之手」形容得有點像穴位按摩 – 要令對方進入妙下可言的仙境,手指要準確拿捏後、中和前方的三個觸點,依次按壓;遊戲的玩法亦一致,玩家要順序點擊屏幕上三個不同的區域,才能令女優愛川優衣(Yui Aikawa)小姐由衷地說一句「舒服」(kimochii)。

雖然書本以秘技為賣點,但事實上談及技巧的章節只是一小部份,更多的是加藤老師對如何處理兩性關係的思考。他在序言中便開宗明義寫道︰「不打算運用智慧,只想著『讀了這本書一定能獲得高超的性愛工具』、『想知道如何輕鬆讓女人達到高潮的方法』,抱著這類想法的人,我並不希望他閱讀本書。」老師在1988年出道,至今演出過的AV電影超過6,500套。他的經驗之談知易行難︰雙方必須以心相待,房事才會美滿。他在書中不止一次提到,技巧拿不拿手只是其次,有沒有向伴侶傳達愛意和尊重才是重點。

唔……話雖如此,我玩遊戲時即使對優衣小姐抱著萬二分的敬意,但每次進入第二區時她總是抱怨,不是說「有點(不舒服)」(chotto)就是單字一個「痛」(itai),令我好生失望。莫非她的心盡是情感的禁區,不願與我坦誠相待?

《秘》書最有看頭的,其實是最後一章「加藤鷹的真心告白」。在這裡,我讀到了老師的敬業︰入行多年,他說感覺仍像在起跑線上,要改進的地方很多,因此會一直演下去;我也感受到老師對90年代AV工業高峰期的懷念︰他說現在業界的女性很多充其量是AV「女郎」,而不是從前指的AV「女優」(日語意思為「演員」)了。一方面,市場的口味在改變;從前,用家追求演技專業的女性偶像,而現在,以鄰家女孩為主題的「素人系列」才是王道;另一方面,行業的黃金時期過去,AV女優們以往把成人電影視為其舞台,工作時全力以赴。而現在,她們大都把AV視作兼職,並經常分心思考息影之後的工作機會。

這也難怪。最近在日本的八卦雜誌《週刊POST》上讀到一篇文章,指AV女優們目前面對嚴重的就業不足問題,很多演員每週只有一至兩天有戲開,其餘時間要靠做兼職幫補家計。AV界可能是就業市場上唯一一個「經驗愈少,人工愈高」的行業。大部份的演員只有兩個「第一次」賺取高片酬的機會︰第一次出鏡和第一次拍攝「無格仔」。然後就如妳所講,觀眾們貪新忘舊,過目即忘,繼續追尋新演員們的兩個「第一次」了。這造成了就業人口既不足、又過剩的獨特現象。

AV界跟唱片界一樣,也受到了互聯網的衝擊 – 發洩的人多,付錢的人少。根據日本市場研究公司帝國Databank的調查,業界龍頭Soft on Demand的銷售額從2008年至去年是零增長;而第二位CA株式會社(亦稱Outvision)的銷售額同期則下跌五成。AV製作公司要生存,除了靠新面孔、新拍攝主題外,更重要是拓展海外市場。但礙於日本法例,它們又無法出口最暢銷的「無格仔」影片。妳說如何是好?

僱主為生意頭痕,員工減薪似乎在所難免。《週刊POST》訪問了在90年代紅極一時的AV女星小室友里(Yuri Komuro),比較當年今日的員工薪酬。她說,1996年她拍攝「下海」作品《新・官能姫 第2章》時的片酬為100萬日圓,到1999年收山時的片酬降至每套70萬;而目前,女優們出道時的「起薪點」約為10萬,然後隨著歲月流逝片酬跌至5萬。雖然日本經濟長期通縮,但女優們十多年來人工不升還要大跌,政府是否應立法為行業設立最低工資呢?

畢竟,能夠像蒼井空(Sora Aoi)般成功轉型,與AV界姐妹們組成惠比壽Muscats進軍演藝界,橫掃兩岸三地開演唱會的只是少數。餘下的女優們只能未雨綢繆,自找後路了。

孖九

哎,對了,為推動業界發展,我決定抵日後購買正版的蒼井和優衣小姐作品以示支持。僅此立誓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