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頭人》系列 – 黑金政治

孖九:

好了好了,天氣潮濕,別再抽水數我吃飯賴賬。你不是還欠我上周「萬能青年旅店」門票港幣150大元嗎?

以前放假,身為強國人民的我總我往歐洲跑,東西南歐也好,就是不了為何那麼多香港人哈日。可是半年來,我竟然也為日本復甦「頑張」了兩次合共兩萬元,自此我也加入哈日港女族。去看安藤忠雄的建築成了最優雅的藉口—那天我為安藤san的建築做了個清單,多得他的作品集中在山陽一帶,只消兩次,我竟去看了多達7個。我想我多去兩次大阪、兵庫一帶,便大致上完成安藤san在山陽的作品,可以embark on山陰了。以強大力量拯救水深火熱的日本同胞是我的光榮使命。

311東日本地震一周年,在香港和英國傳媒資訊也是鋪天蓋地。港人的反應兩極:一是地震個多月後繼續哈日,往日本東南西北跑;一是一提到去日本旅行(也是不管東南西北)便聞之色變。前者是忽視核能禍害,後者…是現實抑或杞人憂天?

鈴木智彥的作品《黑幫與核電站》

你說311是大變「Tai Hen」,我說是變態「Hen Tai」。地震時日本人展現的秩序和團結令人驚歎,今天看來這也許亦是日本人陰暗面的表現。今天我讀到,一些日本媽媽這一年來,為了讓家人吃得安心,到處奔走買不受輻射污染的食材,但這些媽媽卻遭街坊白眼,說他們不支持災區農民,說他們過度驚慌、自私、可恥;而媽媽們也真的不敢坦白說出自己的想法,羨慕台灣人拒絕美國牛肉的直率。地震後日本的黑社會「住吉會」更在Twitter發布,各處事務所可作庇護收容所,更提供食物予災民。可是曾任黑幫雜誌編輯的鈴木智彥近日的新書《黑幫與核電站》往福島卧底工作6星期,揭發傳說中的福島五十壯士,原來大部分都非自願,而是黑幫逼迫的無家者、債仔或失業者,甚至智障人士。

日本黑幫赫赫有名,連我這些港女也聽過山口組的大名;日本黑幫、官商勾結明目張膽也根本不是新聞。有指東電一直聲名狼籍,日本政府發現他們多次隱瞞安全問題,但總是不了了之,正是黑幫的功勞。正所謂「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正面點看,幹正行的黑幫也能建立「社會資本」,甚至說其實震後和福島核危機其實需要黑幫出一分力先搞得掂。到底黑幫在日本為何如此橫行無忌?

我們香港這幾天不是談黑金政治,談得沸沸揚揚嗎?初春,設席桃花源,佳餚美酒,廣邀親朋,鄉親父老,酒酣耳熟;席間有江湖人士,可是事後無一人說認識他,真是相忘於江湖。吃一頓飯是否黑金政治,我不知道,今次選舉一定是小學雞,那倒是可以肯定的了。

正在盤選9月要往哪旅行的何頭

廣告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